佩罗

【克里御】无题

战胜药师成功进军春甲以后,御幸被要求到复健中心做康复训练,虽然医生说持续时间只会是短短几周,对身为队长的他来说却感到了些许焦躁不安。

对于御幸而言,开始的复健训练倒确实是个放松过程,但习惯了每日高强度训练的他,在三天滞后就已经难以忍受无法挥棒的痛苦。偷偷练习的第一天被仓持发现以后,御幸就再也没能顺利完成挥棒练习。

队长不能百分百恢复的话,球队也会动摇的啊。被仓持这么教训了以后,御幸也确实觉得无话可说,连队长都要让副队来担心的话,自己还真是没有以身作则啊。

在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御幸开始了第四天的康复训练。

在发现克里斯和他同在一个康复中心后,御幸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和克里斯一起训练的时候,连基础的肌肉拉伸似乎也变得不那么无聊。不论是配球、预防盗垒,还是讨论各种战术,眼前的这个人都是非常可靠的存在,再加上——无论什么时候从他身上都能获得的那股激励着自己前行的力量,不仅非常可靠,也非常重要啊。

 

他不知道克里斯是如何撑过这近两年漫长的治疗时光的,但他确确实实见证了克里斯从目光涣散到重燃希望的过程,虽然起到助推作用的人并不是自己,但这种小小的不甘,与看到克里斯没有丧失作为一名选手的斗志的兴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这个人有一天重新站在球场上,他就可以再一次享受与他对战所带来的激动不已的快感吧,一直以来追逐他而前行,不知不觉已经走了这么久了,而最简单的愿望,只是想再一次以对手的身份站在球场上,让这个最尊敬的前辈看看自己在这两年间到底有何成长。

 

御幸在旁边看着克里斯做着这些基础的复健动作,无论是重复十次还是二十次,克里斯的眼神似乎都是那么平静,但是所幸是平静而不是一潭死水。

这个人,真的是每时每刻都以超出自己想象的强大在奋斗着。

对他来说仅仅是数周的复健过程就已经苦不堪言,而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与这种每日都似乎看不到希望的枯燥的训练相伴,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重拾捕手的身份,在属于他的球场上用捕手的手套,引导投手丘上的投手投出最好的一球。

大概自己一辈子都赢不过他吧。

 

说起来,前辈接下来决定好升学进路了吗?

啊,这个,还是要去大学磨练一阵子啊。毕竟高中最后两年出赛经验几乎为零,怎么看都不会有职棒的邀请吧?

啊…抱歉,我不应该问这种问题的

没事,这是事实,也是基于目前我能做出的最好选择了。在大学里也能够学到许多实战经验,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作为一名球员的身份的。御幸呢?应该会直接去职棒吧,现在青道也有很多球探是冲你来的吧?

啊啊,礼酱确实有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不过当下,我脑子里只有怎么能带领这群家伙一起去甲子园的想法,其他的都还没有考虑过。

还真是越来越有队长的风范了啊。

不过,等克里斯前辈完全恢复重新站在球场,我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地跟你竞争正捕手的位置。

……什么啊,你还真是。前提是我们将来会在同一个队上,是吧?

…那作为对手的话就更期待了不是吗?

哈,还是更想成为对手吗

毕竟初中时候没有赢过前辈,很不甘心啊!

…到现在还记得啊你(笑

而且也很期待看到前辈call的球被我狠狠击出去时候的前辈的表情啊 哈哈

……那我也很期待看到你被三振时的表情噢

而且…

嗯?

不不,没什么。

 

而且——站在打者区的时候,捕手区就在身后。

一英尺。零点三零四八米。

这是我们在场上能够拥有的,最近的距离。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