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罗

【及影】随笔x

及影/随笔

 

砰——

偌大的排球场内只有排球重重落地的声音,混杂着及川沉重的喘息,已经记不起这是今天超额练习的第几球了,双臂已经累到快要抬不起来,双脚也很沉重,呼吸都感到困难。

及川狠狠地擦去头上的汗水。

『及川前辈,请教我发球!』

筋疲力尽之中只能听到这句话,像是被放大了几十倍的音效在空旷的场地中不断冲击着及川的耳膜。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不要擅自给我过来啊

下意识举起的手,似乎是用力向前方那个瘦小的身躯挥了过去…

 

及川徹再一次从梦中惊醒。

 

这是这个月来第几次梦到这个场景了?及川徹只是大口地喘着气,还没有从梦中反应过来,从梦境深处传来的无力感像电流一样传递到他的肌肤,指尖仍轻微地颤抖着。

 

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回想起那个不愉快的梦,自己当时虽然可以说是无心却莫名对后辈做出了这种过分的举动,好在被小岩及时拦下,不然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自己也无法预料。最后记住的,只是止不住颤抖的双手,还有后辈眼中似有似无的茫然。

他的后辈虽然被大家誉为天才,却比谁都努力,比谁都热爱排球。这点他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他才感到深深的不甘心。被一个天才追赶并超越是什么滋味,及川徹并不想知道。但自己竟然会被内心不堪的羡慕和丑恶的嫉妒占了上风,对一直尊敬着自己的后辈做出如此举动,这也是及川徹未曾设想的。

虽然第二天他的后辈没有任何反常,仍是如往常一样坚持不懈地请求他教自己跳发的诀窍,及川的内心却还是不安的。

 

倒是对着我吼出来啊、你知道我的想法的吧?你知道我昨天差点就做了什么吧?为什么对着这样的我还能够做出以往的举动呢?这么固执的你、这么倔强的你、无论遇到什么都能坚持下去的你、满脑子只有排球的你。不论被我拒绝多少次也会坚持站在我的身后,到底为什么要对我有这样的执念?这种毫无自觉还无所畏惧的坚持,看的我很焦躁不安啊。这样与你相比,我不是显得更加卑鄙、更加可恶了吗。

 

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小岩的阻拦、如果那个时候小岩来晚了一步。

或许不只是那个时候、或许以后都不会有什么如果。

或许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会勇敢地站在我面前,与之相反,我无论做什么,都会不自觉地伤害你。

及川徹直到今日都还是这么想的。

 

『前辈,你在害怕什么?』

 

脑海里回荡着几天前影山对他说的这句话。

及川徹的大学第三年,影山从宫城来到东京,顺利进入排球名门M大,恰好在离及川所在的T大几个地铁站的距离。大学排球联赛是理所当然的,洞察全场又努力训练的及川徹是T大的二传手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只是大家口中的大学第一年但天赋过人又实力强劲的影山顺利升上队内的正二传手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在联赛中作为对手碰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不仅是联赛,两校因为关系融洽而经常举办友谊赛,于是碰面次数呈指数增长也是不可避免的。

 

及川很清楚在影山眼中看到了什么——

不只是单纯地追逐想超越的前辈,那双钴蓝色的双眸中隐藏着更为热切的情感,是炽烈的、是炙热的、正如他当年日复一日在及川身后请教他的发球,无论被骂多少次笨蛋都不会退让一步的坚持。

及川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感。面对这份灼灼的目光,及川生平第一次无法用言语说服自己的内心,也无法用调笑打诨过去。

比以往更精准的控球、更到位的二传,刻意躲避的目光对接、下意识地避开前后辈之间正常的距离。及川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要用自己最看不起的方式来逃避一份感情。

 

『前辈,你在害怕什么?』

 

几次友谊赛下来,笨拙如影山也看得出及川在刻意躲着他,一向直球的他毫不留情地发问。

 

『啊啊,哈哈,没有啊。小飞雄在说什么呢?』

及川收拾好场上的行李就准备离开,却被影山一把拦住。

『及川前辈在躲着我吧?』

『没有啊,及川前辈可是很忙的哦,有事自然要走的早一些啦。』故作轻松的语气,及川徹此刻只是很想结束这段对话,避免眼前的后辈突然说出一些他在脑海中预设后却无法反应的话语。

『前辈就这么害怕吗?』

及川挑眉,『嗯?』

『听到我的真心话,会让前辈这么想逃吗?』

……

及川深深叹了一口气,在影山说出来之前,还是由他先了结这段对话比较好吧。

 

『小飞雄,现在已经不是在宫城了哦,来到东京,厉害的选手有很多,全国厉害的二传手也有很多…』

还未说完的话被影山猛地抬头打断,『但是及川前辈只有一个。』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你这家伙,我说啊,为什么就听不明白我的话呢。』

『因为我在很多方面都很愚钝,所以前辈不说清楚的话,我根本不会明白的啊!』影山提高了音量,双拳紧握,身体似乎是有些发抖。

 

及川一愣,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所以我说,到底为什么要一直追着我的脚步呢?』

『及川前辈是不会回头看的类型吧,那么只能靠我追上来了。』

『啊,这是什么回答啊!都说了,你只是很享受在球场上和我竞争而已吧,但是在全国,还有很多很厉害的二传手,他们才是…』

『我喜欢及川前辈。不管有多少厉害的二传手,在我心里及川前辈都是无法替代的。』

及川徹头脑一片空白,原先准备好的台词仿佛在一瞬间被撕碎了似的,无法拼凑出他早已预想好的答案。

 

清了清嗓子,他艰难地说。

『所以说,你只是喜欢在场上打排球的我,并不是…』

再否认一次,再试着否认一次自己对他的感情就好,及川暗暗想着。

『不仅是作为二传手…只是作为一个人、普通地、喜欢及川前辈,不行吗?』

 

及川徹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自己对影山的心情,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在每个被北一时期的噩梦惊吓后准备入睡却发现脑中都是那个笨蛋后辈的时候、在全力避免眼神接触却又总是不自觉瞄向那个方向的时候、在假装不经意和队友打听M大的新二传后偷笑被队友大喊好恶心的笑容的时候、在虽然说出『全国还有很多优秀的二传手』却在心里想着『其实还是希望你只注视着我』的时候…在很多个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

在每个细细碎碎的瞬间,自己的心情早已昭然若揭,此时此刻跳动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的心脏,为什么会感到这么温暖呢?

 

眼前的人指尖已经陷入指腹,嘴唇紧闭,长长的睫毛轻盈地颤抖着,身体因为刚刚说出的喜欢而急骤升温,脸颊微微发烫。

是空气太稀薄的缘故吗,及川徹竟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内心克制不住想将影山揉在怀中的冲动。

 

『所以,要牵手吗?』

及川徹深呼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似地、缓缓伸出手,眼神定定地看向影山。

他看到眼前的人身体似乎是颤抖了一下。而后终于有所反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似是在确认及川究竟是玩笑或是真心,而在看到及川眼中认真的一刹,眼角不自觉的笑意温柔绽放出一道光,又赌气似地说了一句。

『…不会放开的。』

 

『那就不要放开好了。』

及川徹伸手将眼前的人轻轻环绕,一个吻蜻蜓点水般落在影山的前额。

 

【几句话番外】

 

『小飞雄~我和排球的重要程度,五五开如何?』

见身旁的人正在很认真地思考这个他随口问出本只是想当作玩笑的问题,及川忍不住在内心偷笑,心里又不自觉猜测影山会如何回答。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完全不用思考地回答当然是前辈重要吗!飞雄这个笨蛋。及川在心里暗暗想着。不过看他这么苦恼的表情,看来是真的绞尽脑汁在思考啊。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我知道排球对小飞雄来说很重要啦…』

 

『前辈的话,可以比排球再重要一点点喔。』

 

猝不及防的一击直球,及川徹下意识地握紧了身旁人的手。

 

『真是…输给你了啊,飞雄。』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