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罗

【AO3渣翻】Cat in a Box(克里御)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687659

侵权删。

 

御幸凝视着球场,短小且参差不齐的青草在早日的灌溉中焕发生机、闪闪发光。队员们从球场上拖着自己的球袋往回走,其中一位管理员向球员们挥着手,而御幸也抬手示意。

此刻球场十分安静,静得可以听到从击球区中传来的结实的重击声,虽然遥远却很清晰。御幸应该也在那里的。不论你是否在先发的中心棒次中,你都应该练习。他马上就要去练习挥棒。

在听到脚步声时,他越过肩膀瞥了一眼身后,但他再一次转过头去凝望着球场,什么也没有说。“御幸”,原田在休息区上坐下,空出足够的空间给御幸和自己,环顾着球场,眼神中闪烁着严肃的光芒。“今天不是先发捕手的人会在下一场比赛中先发。”

御幸点点头,虽然这还不是正式的说法,但主教练已经暗示了他会将国家队的两位最佳的捕手在前几轮中轮流上场,直到其中一位或者其他人脱颖而出,又或者是日本队结束此次联赛。

“所以如果今天是我上场”,原田转向御幸,继续说道,“我会尽全力让你在下一场比赛出场。”

御幸并没有预料到他们之间会有这种口头上的约定,但从原田口中听到这话,他也并没有感到很震惊。“嗯,我也会的。”这句话似乎并不足矣,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和像原田这样的人交流,比起无关紧要的话,不说话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

在这个距离,比起像是一首动人的歌曲,打击区传来的声音更像是一首摇篮曲。这个声音不是在召唤他前去,而让他感到很放松,他也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

“这没有什么”,原田说道。想到原田可能察觉到了他对打击练习的矛盾心理,御幸皱了皱眉。他想他应该走了,但就在他准备迈步前,原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应该更想和别人来谈论这样的事。”

噢…暗淡的阳光照射在球场上,捕捉着还未蒸发的水珠。御幸张了张嘴、深呼吸,但他决定在说话前先思索一番,然后他终于说道,“我对他不在这里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稍稍冲着原田的样子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如果、如果他就是那个...”,他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着,“第三位捕手,那么...”御幸并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说完的,他也不想去思考自己是怎么说完的。即使是理论上的说法,他也不愿看见克里斯作为一个后继捕手出场。克里斯远比这个位置好的多。如果要看见这样的克里斯,他宁愿不要看见他...

“我知道这并不容易...去接受自己比泷川克里斯优强。”

御幸再次转过去面对原田咧齿而笑,“从他同代中最强的捕手口中说出的话,还确实是。”

“我的意思是——”,原田的眉头在还没皱起前又舒缓了下来,先前望着球场上的那抹严肃的神情转移到了御幸身上。“你知道那是你,对吧?”御幸没有说什么,于是原田继续说道,“我们同代中最强的捕手。”

他的笑容更深了,但御幸耸耸肩。当然,他早已听过这种评价,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原田哼了一声,他的表情也舒缓了下来。“你不能完全相信成宫说的话。”

御幸差点在心里笑出来,因为当他听到这句话,他意识到他确实认为,鸣不会认为他是最强的,但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鸣对原田如此忠诚。不管如何,更重要的是,“那结城哲也呢?”,当原田看向他时,御幸压抑了自己笑得更猛的本能,相反的,他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他在高中也说够差不多的话。在他退役之后,哲也指向了你,他告诉我这就是能带领我们去到甲子园所需要的。”

“他这么说过?”原田褪去深思熟虑的表情,决然地说,“但他依然不认为我是我们同代中最强的。”

他看向御幸,而这让御幸想要转移视线。御幸停留了足够长时间的视线然后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说道,“和他在球场上比赛一年后,你很难不承认他的卓越才能。”或者是任意长度的时间,真的,即使仅仅是一场比赛...但御幸没有说出口。

原田此刻更加严肃的表情超出了御幸可以承受的范围。他并不理解这个表情,也并不觉得自己想要费力地去弄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目光划过休息区,然后伸展到球场上,最后停留在空空的捕手区上。

在这样一个近的距离,打击练习依然进行着。御幸将注意力放在声音上,尽管这些声音不如海岸上浪花温柔地碰撞一般令人安心,也不如一颗球强硬而结实地挤进他的手套一般令人宽慰。

“他知道吗?”

御幸转过去望向原田,“知道什么?”当原田的嘴角微微一撇时,御幸意识到原田并没有说出克里斯的名字,但他却知道原田指代的是谁。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我很确信他知道我对他在球场上的能力评价有多高。”

“那剩下的部分呢?”

御幸张了张嘴,却没能开个玩笑打诨过去,他感到无法呼吸。空气狠狠吸进他的肺部中,而他再次呼出一口气,他的双唇紧闭但嘴角以某种方式仍然上扬着。他的目光跃过捕手区,然后扫视着球场,望向了看台区,以及更远处。“啊,”他的声音太轻以至于他甚至听不清自己的话语,“我相信那些他也知道。”

这份温柔并没有阻拦原田将要说的话,“但你从来没有告诉他。”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但御幸还是摇了摇头,嘴角的弧度渐渐展平。

然后他回答了那个未问出口的问题,“薛定谔的猫。”他转头看着原田好奇的目光。“如果我不向他告白,那么他同时接受了我也拒绝了我。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再次看向球场。

原田发出了一声没有什么意义的声音,然后说道,“第九局,领先一分,两出局。对方此时满垒,球数3-2。直到你给出下一个球的指示,你可能会三振打者然后赢得比赛,也可能会失去这次打击然后止步于联赛。”

御幸嘴角划过一丝笑容,他转向原田然后点点头。

原田捕捉到他的目光然后看向他,“你始终需要给出下一个球的指示。”

这份目光穿过了流动的时间,御幸感觉自己的笑容已经僵硬到了一个极限,然后终于在要断裂之前收起了笑容。他的凝视持续了数分钟之久。

御幸研究着自己带进队员席的泥土,然后将泥土从他的球鞋中敲出。他的嘴此时感觉和泥土一样干涩,润湿自己的嘴唇并没有缓解这种感觉。尽管他想说些什么,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然后他感到原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走吧,”御幸抬头看向他时他说道,“至少让我们多练几次挥棒吧。毕竟我们下午还有一个约定要完成。”

他给出了一个轻松的微笑,脑中只有眼前的比赛,心无杂念。御幸也一样。

 

 

评论(1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