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罗

【克里御】草莓巧克力(情人节贺礼)

御幸一也已经烦恼了很久。关于一周后到来的情人节,到底应不应该在当天开口向那个人告白这件事。他其实是不在意情人节这种日子的,只是如果要告白的话,似乎地点场景日期都能够刚好的话会更好吧。说起来还是因为,不自觉地意识到,那个人就要毕业了,这也就意味着,和那个人并肩在球场上作战的时光也所剩无几了。不能够再以询问投手的配球为由和那个人在食堂里讨论方案,也不能够在售货机前假装偶遇刚好从复健中心回来的他并与他问好再一路走回房间,也不能够再看到他的微笑、他的侧颜、他认真指导每个人的表情、他专心看着记分本的神情…还有,也不能再听见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只是轻轻一声【御幸】就好像有电流从自己身体中划过一样、有时候甚至会忍不住颤抖。

如果自己不传达出自己的心意的话,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再有勇气对那个人说出自己的心声了吧?不不不、不说的话以后大学也好职棒也好OB聚会也好还是有机会和那个人聊天的吧,如果现在说出来被拒绝的话,大概以后连说话的可能都没有了吧。啊啊,绝对不要。和那个人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想要它发生。

御幸烦躁地挠挠脑袋,其实知道那个人最喜欢吃草莓巧克力以后,自己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在情人节做些什么。说起来可能有些丢脸,但自己已经偷偷在之前的两个休息日里尝试做过草莓巧克力了,而且味道还不差,那个人的话应该会喜欢吧。甜度应该也正好、草莓也很新鲜、巧克力凝固得也很完整,连放在包装盒里看上去都很完美,如果送出去的话,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吧。那个人吃到的话,会是什么表情呢?惊讶的、面带微笑的、微微皱眉的、又或者是夸赞的。光是思考这种东西脑袋就已经要爆炸了。

喜欢一个人、真是、很辛苦啊。御幸把脸深深埋进双臂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克里斯前辈,喜欢你、真的很辛苦啊。

 

结果,情人节当天,抱着必死的决心,御幸还是把草莓巧克力装进准备好的袋子里带到了班级里。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会或多或少收到女生的巧克力,又总是不出所料地拒绝了接下来的告白,挠挠头说声抱歉。

大概等下的自己也会被这样拒绝吧,这么想想御幸的心又沉了下来,果然还是不要说出来好了,那个人对我的感情一定不可能和我对他抱有的感情是相同的。是啊,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后辈而已、还是一个顶替了他的位置的后辈,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倒不如说,每次看到我都会回想起那段时间吧,反而更辛苦吧。

放学的下课铃已经响了有一会儿了,御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手撑着下巴,内心来来回回地摇摆不定着。

“喂,你在搞什么,一副要死了的表情?”仓持突然转过身来问了一句。

“啊啊,没什么…”御幸尴尬地摸摸自己的脖颈,打算一笑而过。

仓持没给他反驳的机会,白了他一眼,“巧克力都做好了,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了?”

“……”

“喏,我没猜错吧。巧克力、不是很好嘛,你也不想到毕业之前想说的话都没有说出口吧?”

说完他拍拍御幸的肩膀,“去找他吧,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做完复健练习了吧?”

“可是…”

仓持站起身,把书包往肩上一背就要往外走。顿了顿,又回过头道,“后悔的话我可不管啊。”

……

 

所以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此时的御幸提着精心准备的草莓巧克力徘徊在复健中心的门口,还在犹豫着前辈到底回家了没有、自己到底是应该走进去还是就在这里等他、见面的时候又应该怎么开口才好时…前辈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穿着休闲运动服却还能凸显出身材的前辈、把刘海放下松松散散遮盖住前额的前辈、因为流汗而有几根刘海还黏着额头的前辈、一如既往帅气又温柔的前辈。

“御幸。”

仅仅是笑着说出的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自己却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啊,克里斯前辈,下午好!”

前辈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清洗剂的香味随着轻风的浮动徐徐飘入自己的鼻中。啊、好香。不对不对、快别想这些东西了,倒是快想想怎么跟前辈说接下来的话才好啊!

饶是前辈先一步开口,“御幸是专门在这里等我吗?”带着戏谑的语气,御幸的耳尖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那、那个……”

“开玩笑的,走吧。”前辈轻松地笑了出来,然后拍拍御幸的肩,示意他跟上自己的脚步。

“啊啊好的。”

“说起来,前辈今天的练习怎么样?”
“和以前做的差不多,都是从拉伸做起,再慢慢……”

御幸仰起头偷偷看向身旁的人,傍晚的夕阳将这个人的脸映照得更加柔和、更加温暖,而他只是静静听着这个人说的话,仅仅是这样就已经是如此幸福的事情了。

“那肩膀是不是也……?”

“啊,好多了。升入大学后应该能够再次打棒球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前辈侧过脸来,对着御幸笑了笑,像是要给予他一个安心的答复一般,又像是要给他们之间从未正式开始就结束的捕手竞争一个再一次的机会一般。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御幸的心脏就已经开始加速跳动,“那真是太好了。我很期待能在球场上看到前辈的身影!”

 

“只是、这样而已吗?”

克里斯的声音淡淡地传入耳边,御幸一时停下了脚步。

“诶?”

“御幸你,就没有什么想告诉我吗?”

克里斯稍稍侧过身来,那双棕色的眼睛深深地望向御幸,似是冷淡、却又像撒了蜂蜜一样让御幸感到蜜甜。

“我……”御幸抓紧了手中的袋子,指甲不安地划过掌心的皮肤。

 

空气中一片寂静。

“……。我、我是真的很期待能在球场上看到前辈的身影…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奢求什么…”御幸的声音越来越小,细到连他自己都快要听不清自己的话语。

“为什么?”

“…什么?”

“只是看到我能重新打球、这样你就满足了吗?”

御幸张了张口,只觉得口中无比干涩。

“……前辈受伤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没有做好。最后让前辈敞开心扉的,也是泽村那个家伙的功劳。我…”

 

“他是因为你才来到这里的,所以总的来说,是你拯救了我。”

 

一字一句说出的这句话,像是穿越了无数空间和时光才最终到达目的地——御幸猛然抬起了头。

眼前的前辈正微笑地看着他,无比温柔地、用那深沉的双眼凝视着他。

“克里斯前辈…”

“所以,不要那么容易就满足啊。那样我反而会困扰的。”

前辈伸出手,轻轻地在御幸头上拍了拍。

 

“那、那个…前辈,这个……”

御幸颤抖地将手中的袋子递给眼前的人,“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下…”

“义理巧克力吗?”前辈轻声问道。

“不、不是!”

“噢,那是什么?”前辈略带笑意的声音听上去却像巧克力般浓厚。

“前辈你!”他脸颊微红,随机把视线转移到地上。

“御幸,能告诉我吗?”前辈的指尖轻轻划过御幸的鼻尖,稍微用了点力便将御幸的眼神转向了自己。

御幸双颊通红,不行、太近了。只是这样看着前辈的脸,整个人就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深深呼吸一口气,御幸将脸埋在手掌中,轻声道。

“是本命巧克力…。”

 

“嗯,我也喜欢你。”

“情人节快乐,御幸。”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