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罗

【及影】Lemon

写在前面:

听着Lemon就写了想写的。bug有、还请见谅。

PS:Lemon真的很好听!


01

及川徹大三那年,在宫城一直嚷嚷着要追上他的黑发少年终于也来到了东京,正式地成为了M大的一名大一学生。两人的同校生活倒也还算愉快,作为前辈,及川徹好好尽到了前辈应有的责任,耐心地带着影山逛校园、熟悉路线,课余之时还会好心地带着影山吃吃饭、长长见识。理所当然的,M大作为排球名门,影山顺利地加入了排球部,成为部中第三个二传手。

 

“嘛,小飞雄要追上我还要一万年呢!”及川徹总是这么说着,而影山总是会回击,“我一定会打败及川前辈的!”,时不时被旁人吐槽,你们两个要不要那么孩子气啊,日子倒也过得不亦乐乎。

 

在第无数次被队友调笑说『你们俩关系好的就像在谈恋爱一样诶!』之后,又在第无数加一次嚷道『到底哪里看出我和小飞雄关系好了?』之后,及川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对影山飞雄的心情。不是单纯地想要调戏这个可爱的后辈、也不是单纯地想要嘲笑这个努力的后辈、就只是,觉得他的每个动作都过于可爱了。到底是影山飞雄这种别扭的性格让他心生悸动比较震惊,还是他放纵自己沉溺在这种日常的小打小闹当中直到今日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比较恐慌。及川徹在内心默默地自嘲着,怎么偏偏是这个排球笨蛋啊。

 

可是就像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小飞雄一定哪里也…不对不对,为什么及川先生会是苍蝇?!于是有意无意地、及川开始默默观察影山的一举一动。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抱有什么样的心情呢?如果要说的话,那个笨蛋,他只是、一直在身后默默地站着、双眼专注地看着自己的起跳、发球、落地,专注地听着自己的呼吸、心跳、血液的流动。就算来到大学,他也一如既往地缠着及川先生教他发球,眼神中闪烁的是对排球的热爱。但似乎又不止如此。

 

及川从他靛蓝的双瞳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他对自己的憧憬、甚至是渴望,又或许是其他不可名状的感情。但那个排球笨蛋是不会懂的吧?虽然在排球方面被誉为天才,在其他方面可是意外地笨拙。及川徹想到这里,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飞雄、真是可爱啊。

 

02

东京的生活里除了学习就是排球,有时候甚至可以将学习都剔除掉。及川徹在东京的第三年,国家代表队选拔赛如约而至,虽然在白鸟泽的光芒下掩盖了整整三年,但不再是每年在宫城的县大赛决赛中被绝杀的青城主将,也展露出了自己身为二传手、异于常人的掌控全场的能力,就这样入选了日本代表队,成为他心之所向的其中一员。

 

得知这个消息,及川徹第一时间向幼驯染岩泉一打去了电话,随后收到了来自青城排球部许多人的祝福。然后在他开心地踏出宿舍楼时,发现了正站在门口的影山飞雄。

 

“及川前辈,祝贺你成功进入了国家队!”影山双眼闪闪发光,这份激动的神情甚至让及川有一瞬间以为被选入代表队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个斗志昂扬的排球笨蛋。

 “啊啊,那是当然啦。”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及川不自觉地挠挠头。

 “但是,我会马上就追赶上来的!我一定会打败前辈!”

 “什么啊!小飞雄果然是笨蛋啊!”上一秒还沉浸在感动中的及川徹这一秒终于清醒了过来,恶狠狠地说,“小飞雄要追上我还要很久呢!”

 “不会的!我会努力的!”

 “啊啊小飞雄这么努力追上我是要干什么!莫不是喜欢及川先生吗?!”及川徹没好气地说道。

 啊?眼前的人似乎是愣了一会,随后撇撇嘴,“及川前辈的脑子里果然装的都是些奇怪的东西!”

 哈?及川徹气不打一处来来,刚想跟影山争吵下去,却意外地发现影山的耳根轻微地发红,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咳咳,为了掩饰自己小小的尴尬,及川徹大手一挥,“好啦走啦,为了庆祝这么好的消息,及川先生就很大方地请小飞雄吃饭啦!”

 及川徹想,等这个排球笨蛋也进了国家队、应该差不多就能发现这份心情了吧?

等到那个时候的话。

 

而这个念头在九个月后终是被硬生生地打断。

那天的练习赛上,及川徹捂着他的膝盖、倒在了训练场上。

 

“常年的跳发让及川选手的膝盖遭受了比常人更重的负担,横行撕裂造成的半月板损伤更是对膝盖造成了无法逆转的伤害,虽然进行了手术治疗,但是恐怕不能再让身体承受过大的负担了。”医生对听到消息便匆忙赶来的岩泉一如是说道。

“那、那静养以后,他还可以……?”没问出口的后半句在看到医生无奈地摇头后戛然而止。

“虽然一时难以接受,但是为了及川选手的身体健康着想,以后还是不要参与剧烈运动为好。”

岩泉只觉得自己一阵恍然。

 

才能是可以令其开花结果的。哪怕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努力,对于及川徹来说,排球永远都是他赖以生存的宝物。突破了一堆天才、怪物的重围,终于入选了国家队,甚至在快要升上一军的时刻,命运却仿佛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将他狠狠踩在脚下。

 

岩泉只感觉自己脚步沉重,以至于走到及川的病房门前,他甚至没有勇气推开那道门。

 

“及川”

走近时,他听见了细不可闻的抽泣声。及川用衣袖挡住了自己的脸,脸上清晰可见斑斑的泪迹。

“小岩……”

“嗯。及川、我在。”

 

“小岩,我不能再打排球了。”

 

“可是啊小岩、对我来说,只有排球了啊。”

 

03

住院的第二周,终于有力气开始和岩泉呈口舌之快的及川徹被狠狠地锤了头。

“你说什么混账川!”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啦,我不会真的想不开啦,小岩真是的。”及川徹将头转向岩泉一,“因为我不想被小岩暴打啊。”

岩泉咋咋舌,又说,“说起来、影山那家伙很关心你,一直有在问你的情况。”

及川抿了抿嘴唇,很关心倒是自己过来看我啊…不过也是,及川先生根本不想被小飞雄看到这幅样子。

“喂及川、你还没有告诉他吗?”

 

“小岩。”

“嗯?”岩泉挑了挑眉。

“我不喜欢飞雄了。”

“哈?什么?”

“我决定了,我不要喜欢飞雄了。”

 岩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之前的练习赛、一直都想好好表现来着。因为那天监督跟我说,如果这几次比赛表现好的话,有机会我就可以升上一军喔。”

“接着啊他说,M大的影山是你的后辈吧?虽然年龄还小,在场上却完全不输给前辈,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是最近好像被什么东西困扰住了一样、这几场比赛也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水准。如果就这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错过接下来的选拔赛。”

“所以呢?”岩泉皱眉,“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想到了喔,阻碍飞雄前进的原因。仔细想想才发现,好像是自己总在试探他的反应,还是说对他太过温柔了?动不动就勾肩搭背、嘴上也一直挂着喜欢什么的、有时候还坏心眼地吓他、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又忍不住摸头杀。然后啊,那个家伙的眼神都变得犹豫了起来,好像绞尽脑汁想解开什么谜题一样的、真的是笨蛋。”

“你是想说,困扰他的是他对你的感情,只是他自己还没明白?”

及川扯出一个微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岩泉的问题。

 

“那等认识到了不就好了吗、影山他…”

“不是喔小岩,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啊,我已经不能以队友的身份陪在他的身边了喔。”

“……”

“运动员的生涯本就具有很大的挑战性与未知性,在赛场的表现还要被当作新闻的话题,受人夸赞也好、饱受争议也罢,那本身就是运动员要承受的。然后呢、场下难道还要因为他的交往关系被人指责吗?”

“及川……”

“小岩,你知道日本对同性恋的容忍度吗?”及川淡淡地开口,像是在说着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一件事。“只有百分之五十四喔,还是从整体来看。在运动员的世界里又如何呢?是远比五十四更低、不会被祝福的数字。”

“我也不是没有这么设想过,如果两个人能够并肩作战的话、或许还能克服很多不利因素。可是啊小岩,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能够保护他的力量。”

 

及川抬起了头,缓缓看向岩泉,“他是为排球而生的人,既然他要去攀登顶峰,却还要任性地拖住他,这样不是太过分了吗?”他的眼睛闪了闪,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如果因为这种原因使他不能够站在排球世界的顶峰,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岩泉一直没有给出回应。

“小岩你不要一幅世界要毁灭的表情啦。”他一边用轻松的语气说着,一边闭上了双眼,“所以小飞雄一定要去看到属于他的那片景色。小岩、在那之前,我不想看到他受伤的样子。”

顿了顿,及川睁开眼睛,认真地望向岩泉。

“所以、小岩,我不喜欢小飞雄了。”

 

04

岩泉走出病室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刚把房门带上就看见了站在一旁墙边咬着嘴唇的影山。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万年不变的运动黑裤,额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再结合身上背着的书包,很明显可以判断出是从大学刚跑出来的。

岩泉尴尬地挠挠头,“呃、影山,你从什么时候就在了?”

影山盯着地板没有回答。

“呃…要不进去看看?”

影山摇摇头,“及川前辈应该不想见到我。”

“全都听到了?”岩泉在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

影山再次摇了摇头,“听见及川前辈在说一些什么排球的东西…”

“嗯?”

“还有,前辈说他不喜欢我。”

影山缓缓抬起头来,手指不安地拽着自己的衣角,脸颊上还带着下午的太阳照射出的烫红。虽然是夏天,岩泉却觉得此刻的影山好像落入冰水似的发冷,如果仔细看的话,指关节隐隐约约有些泛白。

“那个啊影山……”岩泉正犹豫要怎么开口。

 

“可是我喜欢及川前辈。”少年轻声说道。

 

岩泉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接住这个话题。思索一会,他轻轻拍拍影山的肩膀,“那个家伙、其实是个笨蛋哦。”

影山一脸茫然地看着初中的前辈,还在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你登上排球世界的顶峰之前,都不想看到你受伤的样子』,那家伙是这样说的。”岩泉继续思索着自己的用词,“所以,好好努力、去攀登高峰吧。”

 

05

影山飞雄大二那年顺利升入日本代表队,同年,及川徹从M大毕业、因膝伤早早结束了属于自己的排球运动员生涯。影山的势头越来越猛,进入代表队不久便进入一军,开始随着队伍征战世界的舞台。

“影山那家伙状态真的太好了吧!”“是啊真是可怕。”“升入国家队之前就是,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也不是这么说啦,影山一直以来眼中就只有排球啊!”“话是这么说啦,但那个状态、真的不一样哦,怎么说呢,像是突然醒悟了一样。”“真可怕啊、天才。”

像是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及川徹有时甚至会笑出声来。有一次在笑声中,队友问他,“到底为什么会笑成这样啊?不嫉妒吗?”他也不恼,笑够了以后说,“嫉妒喔,嫉妒得不得了。”

但也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及川徹毕业那天,影山正跟随球队为排球世锦赛拼搏着。

回家路上,及川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及川前辈,毕业快乐』

及川笑笑,掐指一算时差,应该是打完预赛的时间,在键盘上飞速打下『比赛结果怎么样?』,想到等下就可以看到新闻了,又全部删掉。第二次在键盘上打下『要注意休息、调整状态』,愣了一愣,再次全部删掉。

犹豫五分钟之后,第三次在键盘上打下『谢谢小飞雄』,连比赛加油都没说,便发送了过去。

 

即使直到最后、那年影山拿下第一个世锦赛冠军,及川徹也没有发送过一句祝贺的短信。

 

06

及川徹回到宫城当排球教练的第四年。

 

昨天,日本代表队在四年一度的奥运会上终于以3-2的成绩锁定了最后的优胜,电视上的那个二传手和主攻手的配合近乎完美,在最后一球狠狠砸向对方球场的瞬间,及川徹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强烈地跳动着。他看到那个二传手的侧脸,还有从脸上逐滴滑落的汗珠,以及吹响比赛结束的哨音后,那个二传手和王牌是被怎样热烈的欢呼所拥抱。

 

“及川教练,电视上在播放昨天日本队的新闻发布会噢!”打排球的小小孩童们拉住他的裤腿,指着休息区的电视喊着。

他眼光一抬,刚好对上电视上那张熟悉的脸。打得很好喔,小飞雄。辛苦了。

“好了好了,再休息十分钟就要继续训练了哦!”

 

“影山选手,对于赢得比赛有什么想说的吗?”

“拿到奥运会冠军一直都是全队努力的目标,很高兴我们能够收获这份来之不易的胜利。”

“刚刚最后那个托球可以说为日本队的胜利锁定了胜局,请问您对自己的二传有什么想法呢?”

“二传是为了维系全场的攻势而存在的,这是一位尊敬的前辈告诉我的,而我也想用自己的理解去托出能够让队伍取得胜利的球。”

“尊敬的前辈是指同队的宫侑选手吗?”

“不是,是一位非常优秀、我一直想要超越却无法超越的前辈。”

 

正在绑鞋带的及川手上动作一停,甚至听不清接下来影山的发言。

“啊!”

“哇吓死了!你们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

“影山选手!”

“好好好,知道你们都喜欢影山选手啦。”

“是影山选手!”

“不用老是提影山选手啦!及川教练就在眼前你们倒是好好珍惜啊!”

“不是、教练,你看,是真的影山选手!”

哈?及川徹顺着他们的指向望去,一下子竟说不出话来。

我靠、见鬼,真的是小飞雄。活生生的小飞雄,就出现在宫城的排球体育馆里。

 

“哇!是影山选手!是真的影山选手!”只是一瞬间影山便被场上的孩子们包围住。影山选手好帅啊!影山选手好高啊!影山选手恭喜你昨天赢了比赛!影山选手为什么会来这里!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全部抛向了影山,及川徹打赌这个笨蛋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场面。

看着手忙脚乱的影山,及川徹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对方似乎是向自己传来一个求救的眼神,哎及川先生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好心。

 

“好了好了,先让影山选手休息一下好不好?”

“诶!不要、我们要和影山选手聊天啦!”

“你们先乖乖去练习啦,等下让影山选手陪你们练球好不好?”

“太好了!”

围起的包围圈一下子又散去,看着影山微微皱起的眉头,及川徹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小孩子还真是单纯。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及川看着又回到球场上开始练习的他们,再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影山飞雄。

瘦了、黑了、高了,及川用目光打量着影山,脸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致了,这样看着好像…还更帅了。突然意识到那双靛蓝的双眸正紧盯着自己,及川赶忙反应过来,不对不对,及川徹你在想什么、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吗?

 

及川叹了口气,“小岩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影山点点头。

“昨天的比赛,很精彩。恭喜你拿到奥运会冠军。”看影山依然没有要说话的反应,接着又说,“所以,打赢比赛的影山选手不去放假休息、来这里干什么?”

 

“我已经到达顶点了。”

 “什么?”,及川挑了挑眉,发出了一声疑问。

 “去年拿到了世界杯冠军,也因此获得了最佳二传手奖。昨天拿到了奥运会冠军。联盟的比赛也一直打得很好。”

 “小飞雄是来炫耀的?什么嘛,没想到小飞雄会说出这种话喔。”及川徹把目光从影山身上收回,只是看着前方这个嘈杂的排球场。

 “前辈说过的吧,在我到达顶点之前,不想要看到我受伤的样子。”

 及川侧了侧头,还在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时候、又是通过什么形式传到眼前这个黑发少年身上的,“所以呢?”

 

“我已经到达及川前辈说的那个顶点了,也有了不会被别人中伤的实力和自信。所以,及川前辈不用再为了我的事情担心。”影山顿了顿又说,“从今以后,请让我来保护前辈。”

 及川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动了动嘴唇,却没能发出声来。

 他发誓他从没想过这样的话会从影山嘴里说出来。他看过影山四年来的所有比赛,记住了他输球时失意落寞的样子、也见证了他赢球时意气风发的姿态。眼见他拿下一个又一个的冠军,及川清晰地认识到,影山飞雄已经不会再追在他的身后,对着他喊『及川前辈、请教我发球』,而他也永远失去了被影山追逐的权利。他们之间、绝对是越走越远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双眼定定地看着自己,这个目光…。

及川徹想起来了,这是十三岁的影山飞雄日复一日地请求及川教他发球时的眼神。

什么啊、这不是看猎物的眼神嘛。及川徹在心里狠狠吐槽着。

 

“会很辛苦的喔?和我在一起。”

 “没关系。”

 “也有可能会被人指指点点。”

 “没关系。”

 “被发现了可能会被踢出联盟,球也不能打了喔?”

 “欧洲也有向我发出邀请的联盟,在那边的话也可以打球。”

 及川笑了出来、什么啊,这个排球笨蛋。

 “那国家队呢?不能代表日本打球也没关系吗?”

 “我是代表队的二传,实力也很强,仔细考虑的话应该不会因为这个就开除我。但是、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的话,一直渴望的奥运会金牌也已经拿到了,虽然会有遗憾,但是不能想因为这个就放弃及川前辈,所以也没关系。”

 “什么啊、这不是退路都想好了吗?”及川眨了眨眼睛。

 “因为不想让及川前辈逃走了。”

 有什么在及川徹的世界里明亮地蔓延开来,糟糕、自己是不是脸红了。

 

“及川前辈,我喜欢你。”

 

及川感觉眼前升腾起一片水汽,朦朦胧胧地遮住他的双眼,他用力用手背擦去眼中溢出的水分,手腕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扣住,长着茧子的指腹摩擦过他的皮肤,及川却觉得这样的手格外性感。然后那双手用温暖的掌心捂着他的双眼,为他拭去那些涌动的水珠。

 

“及川前辈,我喜欢你。”

 黑发少年轻轻抱住了及川,将自己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缩在及川的颈部。只是一会,便感受到有一双手从背部将自己环住,一路沿着脊柱向上,滑过他的后颈,揉向了他的头发。

 “小飞雄、真是太狡猾了。”

 除了这份爱、我已经没有其他能够给予你的东西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竭尽全力、倾尽所能,把最好的一切都献给你。

 

“我也喜欢你,飞雄。”

 

 

【几句话番外】

 

“对了小飞雄,等下记得要陪及川教练的学生们练球喔!”

 “哈?!”

 “什么什么,难道身为日本国手的影山选手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

 “不是前辈擅自提出来的吗?请自己好好负起责任!”

 “诶——你说什么?及川教练听不见喔!”

 “……及川前辈你今年几岁”


评论(6)

热度(74)